校园动态

【一中党建】妙宏哲:重温信仰
来源:澳门百老汇官网网址 发布时间:2018-05-29    作者:     浏览次数:次

文\妙宏哲

 

  打开你的窗户吧,让信仰之光照亮世界——这句曾经激人奋进的伟大语言已经不大有人说了。膨胀于我们周围的是庸俗物欲的浓重气息,人们既不认为缺少什么,也不觉得窒闷。功利之心和尘俗之念受到最大限度的张扬,超尘脱俗的文化想象力日渐萎缩,眼光一天天变得势利而又短浅,进而导致心灵的苍白与虚弱,把信仰的灵光看作遥远的想象,把英雄故事听作天方夜谈。那一代又一代彪炳千秋的革命先驱者,终于如他们生前一样忍受着冷淡和寂寞,信仰与精神几无栖息之所。 

undefined

  然而,无论世人多么虚妄,历史总是会将信仰与精神的火种寄寓在少数热烈的胸怀,让它绵亘延续,并在民族历史甚或文明发展的关键时刻发扬光大。

  翻开中国革命史,我们可以看到,那些走在时代前列的伟大的革命先驱,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是日子过不下去了,不得不被迫地走上“揭竿而起”的革命道路,相反,他们多出生于富人家庭,他们的家庭本是现实政治制度的受益者,但他们却无一例外地成为了那个对他们有好处的现实社会的背叛者,我读的书不多,对历史了解也不深,我不很清楚他们走向革命道路的具体过程,但我想,他们所追求的这个信仰一定是比那个人幸福生活更有吸引力的,他们甘愿冒着牺牲生命的危险而献身的这个信仰一定是无比伟大而充满如宗教般神圣魅力的信仰。

   人是需要一点纯粹精神性的东西的,要不,人会活得很累很苦。而精神性的东西很多,信仰什么?这是需要思考的,有些人信钱,认为金钱是万能的,他们挖空心思地去获取金钱,然后利用金钱去做他们可以做到的一切;有些人信权,认为权力是万能的,他们不择手段去谋取权力,然后利用权力去做他们想做的一切;也有一些人,他们也崇信一些精神性的东西,但并不为人称道,因为他们信仰的背后,还是一些事实上的具体利益,并且以此去毒害别人。因为这些信仰与人的物质生存有关,而人的最基本的问题便是生存的问题,所以,这些信仰在社会人生中具有广泛性,具有具体而实在的意义,因而受到很多人的出于本能的认同。在这样的社会普遍的思想认知之一,很多时候,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认为那些崇高的信仰是“神话”,高不可及,也是宣传的虚构故事罢了,一度时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自以为是的想当然往往和无知联系在一起,很多时候,我们需要通过文字去真实地感知已经发生的历史,然后去思考人之为人的本质,思考那些信仰。

   阅读完《长征》,我的心灵被真正地震撼,以前存在于概念里的长征开始在我的心里成为鲜活的形象,我在想,是什么,让那些红军官兵们在几乎看不到希望的绝境中依然坚持,虽九死而不悔,我想,除过信仰再无其他。是共产主义的信仰,带领这些勇敢的战士们在黑暗中摸行前进,在枪林弹雨中奋勇冲锋。

 

undefined

    我继而想到了1921年的那个流火的七月,就是那十几个人,在上海法租界,在浙江嘉兴的南湖上,怀着热烈的胸怀,将共产主义信仰的火种点燃,给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自此,中国人民追求自由、独立、幸福的革命斗争有了光芒四射的指路明灯。直到今天,当我读到这些文字,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他们咚咚的心跳,一个民族不能没有信仰,一个人也不能没有信仰。

  我又想到了明末的农民起义,这是一些为了生存而战斗的勇敢的人,他们势如破竹,打进了北京城,但他们却迅速的溃败,他们创造了空前的业绩,其结果却以悲剧收场,并且这场悲剧并不能引起人的丝毫同情,我看过纪录片《公元1644》,其中讲述的历史事实令我深思,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很自然的把他们的悲剧同信仰结合起来,不管对或者不对,我都愿意相信,一个没有伟大信仰的人或者团队是难以创造伟大业绩的,更谈不上为了他人谋福旨。

  我想到了重庆的渣滓洞、白公馆,在那里,很多共产党人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最后被反动派害,有一个烈士,我印象尤深,他出身富家,当他陷于囹圄之时,他的家庭,用金钱卖通了监狱官,而监狱官提出的最简单的一个要求是,承认你错了,你就可以走了,但他拒绝了,他的哥哥甚至跪在了地上,求他的弟弟认个错,他只是想让他的弟弟活下来,但这位共产党人还是拒绝了,那一刻,我相信了孟子的那一句话: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我想起了共产党员、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杨靖宇,他是在极端的条件中坚持抵抗,绝不投降。战斗到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身边的人除去牺牲,就是叛变。他最信任的人率部投敌了,组成挺进队,将杨靖宇在深山老林里的密营全部捣毁,逼杨靖宇陷入绝境,他叫和斌;他抚养成人的孤儿叛变了,向日军提供了杨靖宇的突围路线,他叫张秀峰;还有张奚若,杨靖宇部队的特等机枪射手,亲手开枪杀了他;还有一个村民,他叫赵廷喜,上山砍柴时发现了杨靖宇,杨靖宇好几天没吃饭,棉鞋也跑丢了一只,对赵廷喜等几个村民说:下山帮我买几个馒头,再买双棉鞋,给你们钱,不要告诉日本人。赵廷喜张皇失措下山,很快就向日本人告发:杨靖宇在山上。

  信仰者的孤独,并不能抹煞他们的伟大,正因如此,我们中华民族才会生生不息,源源流长。杨靖宇是一位伟大的英雄,是信仰者的高标,他们,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我想到我曾经去过的扶眉烈士纪念馆,当我和孩子那天静静地站在烈士的墓前,看到那些年轻的生命就那样长眠于大地之中的时候,我感慨,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才只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呀;我思考,是什么给了他们这样奋不顾身的勇气与力量;我感动,我缓缓低下头,向这些可爱的战士表达我对他们的敬意。

  我想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的复兴之路,是中国共产党人推翻了一个旧中国,结束了那一段让人不堪回首的历史。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一群二白的基础上,领导各族人民开始新中国的建设。我想到了,新中国领袖的一碗红烧肉;我想了,新中国总理的一件衬衫;我想到了,无数革命功臣的居功不骄,甘为普通一兵的本色;我想到了,无数普通共产党人为了建设新中国无怨无悔的付出;我想到了,中国共产党人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新中国建设道路上的苦苦求索,走过弯路,犯过错误,但更是敢直面弯路和错误,这是勇气和智慧,这是力量和气魄,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政党能够如此。我想到了,这么大的国家,五十六个民族,能够和平安定的建设,人民的生活能够不断提高,国家领导层能够实现平稳的交接和过渡,做到这一切不容易,但中国共产党人做到了,不容易,更是伟大。

  鲁迅先生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做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在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的“中国梦”的征程中,我看到了无数默默工作的人,他们有的是共产党员,有的只是普通群众,甚至有的是在有些人看来有些卑微的“下层人”,但他们无一例外有自己的信仰,虽然他们的信仰并不一定为外人所知道,他们甚至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但他们却以自己的行动坚守着做人的信仰、做事的信仰,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中国人。

  但我也不无悲哀的发现,在物欲横流的的时代,这种信仰缺失的情况更加严重。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似乎都蒙上了一层投资牟利的气息。每一个牟利者都希望自己的行为具有朝投夕收,立竿见影的效果,谁还有耐心去收取死后的盈利呢。所以,那些超凡脱俗,飘逸不羁,怀抱理想,反抗命运的人,往往被时人看作喜剧人物,看作小丑,比如堂吉诃德的命运。

  我们现在正遇上了这样一个对信仰淡漠,对崇高失去理解和善意的时代,我们更加需要重温信仰之梦——既重温昔日革命先驱的伟迹,也重温自己年轻时代崇高的幻想,以此来净化我们的心灵,改造我们的生活,拯救我们的时代。虽然信仰成为精神乃是因了其内心的需要,无需我们的追认和颂扬,但是,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都需要通过重温信仰之梦来拯救我们自己的堕落。

   真的坚持者绝不会为鲜花而坚持,而是为内心深处的需要而坚持。

   这样的坚持需要信仰,需要一点英雄主义,一点虔诚,一点特立独行的书生意气。

 

undefined

 

       供稿:教育教学党支部    撰稿:妙宏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