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动态

【一中教研】张永娟:选点达面,知微见著
来源:澳门百老汇官网网址 发布时间:2018-03-22    作者:     浏览次数:次

选点达面,知微见著

                     ——例谈微型课的选点突破

 

【摘要】本文旨在探讨微型课的选点教学。以初中教材的一些课文为例,从“教什么”的角度,阐述如何根据文体、学情、关键字词三方面来选择教学点,从而实现文本的知微见著。

【关键词】:微型课  教学点   文体  学情   关键字词   

近年来,教师招聘、资格认定、职称评定等涉及人员众多的大型活动,为了能在较短时间内尽快而有效地对一个人的教学能力做出较为公正的评估和甄别,通常采用微型课的方式来评价。

微型课和常规课堂一样,基本都是带学生上课。要求教学环节齐全,教学内容集中,重难点有突破,注重老师、学生、作者、编者之间的多元对话,关注课堂生成。

所以,基于微型课的特点,要呈现较为完整的教与学,教学设计就应该学会聚焦,选取能提纲挈领,窥斑见豹的教学点,组织学习。

那么,如何立足课堂和学生,选取恰当的教学点 ,笔者结合自己的教学教学实践谈谈认识。

第一、根据文体确立教学点。

王荣生教授在他的《阅读教学设计要诀》一书中,阐述了阅读教学内容的选择原则,即“建立学生与这一篇课文的链接,引导和帮助学生更好地阅读”。对于不同篇目的文本,他提出“依据文本体式确定教学内容”。微型课的内容设计当然也要遵循这样的原则。不能偏离“这一篇”,也不能偏离“这一篇”的核心价值,实现“这一篇”的教学目标。因此,老师要能指导学生合适地看待特定的文本,并指导学生在重要地方,看出其所传达的意思和意味来。

1.散文在情感隐藏处选点。

现当代散文的核心是“独抒心意”,往往是很“自我”的文章,作者会把自己对生活的独特感悟或至深的生活经验,通过状物、记人、写景等方式表达出来。所以对于散文这种文体的文本,就可以寻找隐藏着“我”对事物特殊意义和美质发现与认识的文段作为教学点。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课,文中的“神来之笔”——过渡段、“美女蛇的故事”、“三味书屋”的先生都是隐藏情感的地方。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其中的一个点展开教学都是可以的。

以第三个点为例,如果能领着学生反复咀嚼文中对先生描写的句子,那么作者在这一部分想要传达的思想情感就会浮出水面。

“不知道!”“人都到哪里去了?”“读书!”

这几句话是文中对先生仅有的三句语言描写,看似简单粗暴,不近人情。但当读到 “然而同窗们到园里的太多,太久,可就不行了”“他有一条戒尺,但是不常用,也有罚跪的规矩,但也不常用,普通总不过瞪几眼”“他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这些句子,关注到“太”“不常用”“拗过去”等词语时,一个非常和善,有几分开明,十分可亲,又有几分严厉的先生形象就呈现出来了。再结合三味书屋后园的玩耍,课堂上偷着画画儿的事件,鲁迅先生想要传达的“三味书屋也不乏乐趣”的真实情感就能了然于心。而这,不仅扣住了散文教学的关注字词的要点,也易于让学生获得阅读散文的方法。

2.小说在细节描写处选点。

对于小说教学,常规的做法是从情节、人物、环境的分析来完成教学。但小说中的情感价值取向,往往会通过描述过程中的语言细节来体现。这些细节看似信手拈来,其实匠心独运。所以,小说就可以扣着某个细节描写来选取教学点。

例如《爸爸的花儿落了》一文,文章开始“我昨天去医院看爸爸”一节,抓住“读懂一个动作,读懂一句话”来品味。通过“爸爸看着我,摇摇头,不说话了。他把脸转向墙那边,举起他的手,看那上面的指甲”能读出父亲的隐忍,父亲对生的留恋与痛苦;从“那么爸爸不也可以硬着头皮从床上起来到我们学校去吗”一句中读出英子的孩子气。再理解文末,抓住“一个所见,一个动作”来读懂英子的内心的变化:“瘦鸡妹妹还在抢燕燕的小玩意儿,弟弟把沙土灌进玻璃瓶里”一句,是英子知道父亲去世消息时眼里所见的描写;“我把小学毕业文凭放到书桌的抽屉里,再出来”是对英子的动作描写。仔细体会,就能看到一个12岁孩子,得知父亲已经逝去的真相后没有惊慌失措、痛哭流涕,却是与年龄不相称的沉着冷静的表现。英子放好了毕业文凭才离开的动作,其实隐藏着内心的震荡和隐忍。比较开篇时英子的天真幼稚与此刻的成熟懂事,人物形象便赫然而出。

小说的人物形象就隐藏在微小的一个动作、一句话,一个眼神里,关注细节,就能找到小说的教学点。

如此,结合文本的文体特点,从某一个段落,某一句话入手,摸准文脉,读懂全文,不仅符合文本的固有价值,有其新颖独到的地方,也正避免了二十分钟时间短、不能面面俱到的遗憾,达到了指导阅读,让学生在活动中学有所获的效果。

 第二、依据学情选择教学点。

所谓学情,就是学生在学习现场开展学习时所面临的真实情况。正确把握学情选择教学点,可以收到事倍功半的效果。阅读教学要始终牢记“学生在阅读”,在阅读教学之前、之中或之后,学生对一篇课文的理解、感受应该有明显的变化,而且学生要获得的,是与课文相符合的理解和感受。所以,充分了解学情,在学情基础上选取教学点就是微型课的一个明智做法。

1.学生质疑处选点。

关于学生的学习起点,我们要常思考:这个文本,学生会怎么解读?他们有哪些读不懂的地方?他们会提出哪些问题?从学生会产生问题的地方入手,既能找准学生的“最近发展区”,也能找到好的教学点,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如《登上地球之巅》一课,文中写到“刘连满放下氧气桶”一段时,就曾有同学提出过,文中对于刘连满的放下氧气瓶的心理活动的描写不够真实,作者有意将其写得高大,没有体现出一个常人在这个时候内心的纠结与矛盾。所以,这一课的学习就可以在学生整体感知理解课文内容的基础上,引导学生进行一个变式学习,即试着将这个自然段对刘连满心理的描写改为对其神态、动作的描写。 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初中孩子来讲,他们可能更愿意就发现的问题去展开质疑、辨疑。那么抓住这么一个点设计教学活动就可。

2.学生好奇处选点。

在一些文章中,作者为了表达或者布局谋篇的需要,在文本中经常会出现一些矛盾之处,使文章独辟蹊径,更具魅力。而这些矛盾之处也往往是学生好奇之处。教师就可以根据这些矛盾之处来选取教学点,以激活学生的思维。

如《社戏》一课。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能读出一个困惑,即文章的结尾为什么说“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所以紧扣学生的这一认知上的困惑,就可以设计一个三层塔式的理解方案。第一层,即从这一句中得出作者要表达的意思是“豆好,戏好”;接着让学生回溯课文,跳读课文理解“豆好?戏好?”;最后再综观全文得到“豆好!戏好!”是因为“人好、事趣、景幽 ”,至此,学生就会恍然大悟:豆和戏都是情感的依托而已。三个环节紧紧相扣,又逐层递进,一个小问题串起了文本学习的全部内容,要言不烦。孙绍振先生说“人物间的情感错位是小说的根本,错位比情节更重要。”文本表达的矛盾、突兀之处正是情感错位处,也正是学生容易产生好奇,愿意探究的地方。

3.学生兴趣处选点。

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提出“适当新颖原则”,运用到教学中就是学生感兴趣的,能激发他们积极思考的就是“新颖的”、有一定难度且值得探究的教学内容。

例《伤仲永》一文,出现在人教版七年级下册。此前学生已接触过古文,对古文中的语言现象已有初步的认识。但文言文相对于现代文学习,比较枯燥,学生不太感兴趣,有畏难情绪。所以本课就可以从题目入手,让学生体会文中没有出现一个“伤”字,编者何以用“伤仲永”作为题目?作者情感又是何以表达出来的?这个选点一下子就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在反复诵读的基础上,慢慢就会发现作者大量篇幅写了对仲永“如此其贤”的“赏”,且将情感隐藏在“忽啼求之”的“忽”,“即书诗四句”中的“即”,“并自为其名”的“并”和“为”等一些字眼上,正是因为这么多的“赏”才有了“泯然众人”的“伤”。这样,一节课二十分钟的课学生在读中品,品中读,读得兴趣盎然。

所以,立足学情,往往就会有新的思路来寻找教学点,用符合学情的活动来组织教学,也一定会事半功倍。

三、根据关键字词确定教学点。

上海特级老师陈钟梁曾说过:“语文课是美的,这种‘美’潜伏在语言深处,语文课要上得美,有语文味儿,就要向学生传递语言深处的美。 ”有时候文本的学习就在于几个关键的语言点上,这些语言点就好像是解读文章的“密码”,如果能很好地理解这些语言点,那么一篇课文便如同庖丁解牛般自然得到理解。微型课正可以抓住这些语言密码去“窥斑见豹”。

 1.关注文中反复出现的字词,深入揣摩。

文学作品中的语言运用,往往忌讳用词重复,但是一些文章恰恰就反复地使用一些词语,如果以此为教学点,引导学生品味,就能理解文章深意。

比如《木兰诗》一课,选自《乐府诗集》,表达的正是百姓之歌。怎么实现这一课的长文短教,理解百姓心目中木兰的真形象,笔者注意到了文中的三组否定词:

“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中的“不闻”“惟闻”;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中的“不闻”“但闻”;

“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里的“不用”“愿驰”。

“不闻”“惟闻”二字塑造的正是一个如同邻家姑娘般勤劳、懂事、善良的女孩。在此可以设计一段木兰与邻居的对话,学生就能在演读活动中感受到木兰的真实心理:父亲年迈、姐姐柔弱、弟弟幼小,她想到的是怎么解决家庭危机;而非如岳飞般的“立志报国”,也不是如今所说的“女汉子性格”驱使;“不闻”“但闻”里不光是揭示了战场的遥远与路途的艰险,更是表现了木兰强烈的思家念亲之情;“不用”“愿驰”两个词语又体现了木兰的果决爽利,面对“百千强”“尚书郎”,木兰没有丝毫的犹豫,决然选择了归乡,仍是那个眷恋着娘亲故土的好女孩儿。所以,三组否定词就能读懂一个真木兰,从“不”始,到“不”终,也正体现了章法的严谨和精巧。

2.抓住文中特殊位置的字词,寻根溯源。

中国汉字是表音、表形,又表意的。教学中,尤其是古文的教学中,如果能抓住一些文本特殊位置的字词,对其古文字形体进行分析,探究这些字的构形原理,不仅有助于理解其真正的含义,也有助于对文章真正的创作意图的理解。

如《夸父逐日》一课,故事学生非常熟悉,人物身上的精神也不难理解,似乎没有多少值得探究的内容。但如果细思,就可发现,故事本可以在“道渴而死”处结束,可后面又加了一句“弃其杖,化为邓林”。查阅 “弃”字,我们发现“弃”是象形字,其写法和意义为:(子)(其,箕筐)(双手)表示双手持箕,将箕筐中的幼婴送出家门。指远古时代有些生存条件低下的先民,出于环境压力,被迫将病婴、或女婴、或养育不起的婴儿装在箕筐里,送到确信有人经过的地方,让善心人收养。理解到这里,“夸父弃杖”作为结尾就有深意了。原来这个故事并非仅宣扬一种英雄气魄,也在表达先民的心声,即“梦想长留,精神永存”,盼望夸父的精神能恒久流传。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说:“来自遥远年代深处的童话在遥控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这个故事是简单的,但是在中国古老文化和精神传承上,却一直有着深远长久的影响。一个关键处的“弃”字,才真正读懂了原文。

王荣生教授说:文言文阅读教学的着力点,是引导和帮助学生通过‘章法考究处和炼字炼句处’具体把握作者的‘所言志、所载道’。作者选择怎样的章法形式,与他所想传达的“志”与“道”是相对应的。因此,找到这些点设计教学,正可以知微见著。

微型课的选点教学还大有所为,这里只是笔者的一点初步探索,但正是这样的探索实践,我们发现,选点教学不光是微型课的需要,对于平时的课堂教学,也同样适用。余映潮老师说:选点教学是一种既省时又有效的教学方法。文如其人,人有个性,文有特性。如果能精心选择教学点,就能教出此文和彼文的个各自特性,做到一课一得,多课多得,长此以往,就真的可以很好地提高课堂教学效率,避免费时低效,从而走出语文教学的一片新光景!

 

参考文献:

① 曹公奇:《本真语文》[M].长春出版社,2014.

② 王荣生:《阅读教学设计要诀》[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5.

③ 孙绍振:《审美阅读15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

④ 王君:《青春之语文──王君创新教学手记》[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4.

⑤ 王荣生:《文言文教学教什么》[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17F95

个人简介:张永娟,陕西省澳门百老汇登录网址的语文老师。陕西省教学能手,陕西省师德标兵,宝鸡市骨干教师,宝鸡市学科带头人。陕西省农村中小学教师“浸入式”研修项目培训和“宝鸡市中学青年教师教学能力提升”培训教师,“宝鸡市名师大篷车”成员。多篇文章发表在《语文教学通讯》《语文知识》《中学作文教学研究》等杂志。

 

 

供稿:教师发展处                撰稿、审稿:张永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