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研究

教研论文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教学科研 > 教学研究 > 教研论文
在作文教学中唤醒学生的“真”
来源:澳门百老汇官网网址 发布时间:2011-06-16    作者:     浏览次数:次

曾经看到了这么一篇文章《是谁扼杀了学生作文中的“真”》,感触颇深。其实写作失真的例子数不胜数:中考、高考作文中,不断涌现出的“悲情故事”。评卷老师感叹:作文编造痕迹太明显。对此一些教育专家忧心忡忡,很多人表示:要让孩子我口写我心,不能让孩子在作文中总是撒谎。我想,我们的作文教育应该把真实表达、真实感受作为作文的第一要义。

一、学生的写作态度

“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

语文教育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长期从事基层作文教学的阳光教育培训机构董事长罗珠彪曾经长期在小学做作文老师,虽然教学成绩不错,但传统课堂作文教学的古板落后让他感到厌烦,“既不利于孩子‘应试’,更不利于孩子创新思维的培养。甚至会起反作用。”

宋女士是一名资深编辑,她的女儿最近写一篇作文叫《最难忘的一件事》,八岁的女儿现场观看了一次彩车表演,看到现场有很多垃圾,以此为主题写了这篇作文,宋女士看后觉得很真实生动,没想到老师给了很低的分数,而被老师表扬的几篇范文多是写彩车经过想起了“一二·九”运动、革命先烈英雄事迹等。得到低分的女儿哭着说以后再也不要宋女士辅导作文了。

宋女士对此感到困惑:“作文就是教做人,真情实感得低分,假大空为什么能受鼓励?” 

生活是多样化的,每个人的生活都各不相同。我认为,在作文教学中,教师要引导学生用心体验生活,写作真实的故事,表达真实的情感,避免学生写作落入同一化、成人化的窠臼。

二、 作文中的求真

写作,无非就是表达“情”“理”“趣”三者,而又以表现“情”与“理”为主,在初中生作文中“情”重在亲情、友情;“理”重在生活哲理、人生感受。看似贴近生活的“情”与“理”,学生在写作中却往往瞎编乱造胡套用。记得我们有这样一篇半命题文章《曾经错过的-----》,在批阅过程中(共124篇)居然极尽类似的素材就有5篇,关于公交车上让座的材料就有6篇,等等,不胜枚举。可见好的文章先得有个真的情感。

作文教学以“求真”为本,就是要将作文的生命根植于生活的土壤,赋予新鲜血液,以有利于增强人文底蕴,扣紧时代脉搏,从而抒发真情实感。即作文必须传达真实的信息,必须有真实的信息输出。学生应是为真情而作文,为兴趣而作文,为交际而作文,为实用而作文,要以学校、家庭、社会为写作源泉,“写出诚实的、自己的”。习作就是为了写好自己想要说的话,“我手写我心,我眼看世界”,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作文如同做人,语言表达的是思想,思想不应套路化。  “教学有法,教无定法,特别是作文,作文本来是个性化的东西,要学生写出有个性化的东西出来,我们的作文教学还是有很多问题需要探讨。”我倡导“求真”原则,要求学生弘扬“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个性化作文,正视生活的本来面目,既不回避生活的矛盾,也不粉饰生活的阴暗晦涩,不扼杀生活的绚丽多姿,鼓励学生用一双慧眼去发现、去积累、去感悟,并且善于用我笔写我心,把敢说真话、敢抒真情作为文章的主旋律,从而让尊重、张扬和解放学生个性不只成为一个口号。求真,就是在作文教学中,要教会学生写真实生活和情感。强调学生对“生活的看法”,强调在多姿多彩的生活背景下多角度地感悟人生、审视精神家园,描写真实生活,张扬自身个性。

三、作文为何需要求真

之所以学生的作文主题内容趋同,和他们整日埋在书山题海中,没有很丰富的个人生活有很大关系。“我为我们现在的孩子惋惜,他们没有快乐的童年,没有想象的本体”。     

前苏联教育家赞可夫说过:应打开窗户,让沸腾的社会生活,奇异的自然现象,映入学生的脑海,借以丰富学生的感性经验,激发学生的表达欲望。可见,教师就要善于抓住生活中的点滴事件,帮助学生学会留心观察生活,积累素材;体验生活,体验情感;评价生活,有感而发。这样就可以激发学生们参与生活的热情,在体验中认识生活、记录生活、热爱生活。“千教万教,教人求真”,新一轮课改要求我们还作文教学一个“真”字。

一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曾经搞过一项科研课题:作文《帮卖煤人推车》你打算怎样写?1.7万多名学生中,97.28%的思路是:某年某月某日,我发现一位老人在路上推车,我决心帮他推。到了目的地,老人感激地说“谢谢!”我摆摆手说:“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参加调研的学生中,大的初中二年级,小的小学三年级,不同的地方仅仅表现为中学生会写得具体点,有的会用上“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等词语,但总的思路是千篇一律。

我们的孩子为什么缺少个性?

因为我们的考场作文总是“带着镣铐跳舞”!

就是因为我们总是让孩子思想趋同、风格趋同,未曾动笔,从内容到主题各种要求就先把孩子们的思路“统一”了。记得有人评价我们语文的作文是“戴着镣铐跳舞”,我在作文教学中也频频用到这句话,现在想来没有个性哪来创新?作文应该成为孩子们个性成长的助推器,成为人文思想的训练操。

陶行知先生1944年就讲过,要解放学生的头脑,解放学生的双手,解放学生的嘴巴,解放学生的时间,解放学生的空间。在解放学生嘴巴的时候,一定要让学生敢于提出问题。说自己的话,那才是纯的,是真的。

四、我们这样求真

1、把握好真、善、美的关系

我们的作文教学有三个尺度,一是求真,一是求善,一是求美。

所谓求真,就是说真话,所谓求善,就是思想境界,所谓求美,就是语言艺术。但是在实践中,我们遇到了一些矛盾,说了真话,却可能降低了思想境界;文章里说的可能都是真话,但却不一定是美文。这里就涉及到真善美三者的关系了。

真不等于善,更不等于美,真善美是三个不同的标准,各有其自在的内涵。作文教学必须同时把握住这三条标准,不可偏废。要求学生说真话是起码要求,但并不是所有的真话都是“好话”,我们可以要求学生说出来的都应该是真话,但同时也要告诉他们并不是所有真话都会获得肯定的评价,因为这种也许是真实的“话”可能是卑下的,也可能是不美的。不管是从作文的角度来评价,还是从做人的角度来评价,说了不“善”不“美”但却是“真”话的作文,也不能算是好作文。

在求真与求善这二者之间,最好当然是统一,但如果发生了不一致,取前者为上。因为以“善”为本,在学生无话可说的情况下,就会逼着学生说假话,作文教学的目的本身就没办法实现;而以“真”为本,则至少可以让学生有话可说,作文教学本身的目的,则至少实现了一半。当然,作文教学的最高目的,是培养学生与这个世界通过语言交流、对话的一种心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管是求真也好求善也好,它们又统统要统一在求美上。美的作文,是最好的作文。美的作文,既是真的作文,又是善的作文,更主要的是,它是一种“艺术”的作文。这种“艺术”的作文,所谓“真”是“典型”的“真”,所谓“善”是历史的“善”。至于什么是美的作文,作文之美,其内涵、本质是什么,则是另一问题,需要作另一种意义的研究了。

2、作文要求生活化

写作要求生活化,首先是写作动机的生活化。写作不是为了应付考试,而是一个人源于生活中的碰撞而产生的需要。因此,要有意识地向学生渗透、培植这种思想。如何实施呢?

第一,我们可以在有限的几篇规定作文之外,安排大量自由作文(小练笔,创作本等),让那些憋在心里的“闲话”、“闲事”有发表的机会,从中获取情感的畅快。

第二,在生活形式中进行写作。在生活形式中进行写作,才是真格儿地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真格儿地满足生活的需要。譬如,在丢失东西时学写寻物启事,就比任何时候都要有效。时下的“情境作文”,依据也是如此;如,全班可以流传一本作文创作本,让大家一个接一个作文;如,可在班级安排一个公共作文本,自由练笔书法感受看法等等。

  第三是作文评价的生活化。生活中,我们常能看到不少学生聚在一起评论电视剧的情景,热烈异常。作文评价也需要这种自然的形式,一种感之于心而发乎言的自由与不拘,姑且称之为“生活化”。以下是几种评价方式:
  漫谈式。开展漫谈式评价,首先要打破规整的班级组织形式,创设漫谈的宽松环境;

相互传阅作文,针对自己感兴趣的部分发表评论,不作“上纲上线”;最后记录,可进行二次交流。
  自评式与互评式结合,作文之后,可说说写写自己的写作情况:自己最感动的部分及其原因,自己有所感却不会用文字形容的苦恼等等。作后反思,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在交流评价,效果定佳。

互评与漫谈结合,先互评优劣,在以6—8人为单位开展作文漫谈,评说优劣。

另外推荐式(向他人推荐作文,叙述推荐理由),寄语式等。

3、教会学生倾吐

《语文课程标准》特别强调学生“写自己想说的话”、“鼓励自由表达和有创意的表达”。

教会学生倾吐可以充分的借助每日练笔。让学生意识到练笔就是生活,听到的、见到的、体会的芝麻绿豆大的事都可以作为练笔的素材。记得,刚开学的时候,我们班的谭兆一就写了5篇连载练笔,第一次住校,在饭堂吃饭,每天排队见闻,每天吃饭的艰辛都见于笔端,着实抢眼。

教师也应该用心评价。我想在评语上应避免什么选材是否典型,语言是否流畅优美,结构是否完善等等。而应也多用一些生活化的语言,或是感同身受,或是调侃幽默,或是一个笑脸的符号等等。这不正是给了学生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吗?学生又怎会不愿意倾吐呢?我想我们定会打造一片属于学生自己的练笔的精神家园。

赞可夫说,按照传统方法写作文,也许看起来是“严谨”而“有条理”的。但是这种“严谨”和“有条理”是教师预设的,不是学生自己的东西。“写作文的本领不是靠教出来的”,是通过在自由的蓝天下经常放心倾吐而不断提升的。关注兴趣,使学生有话可说;淡化技巧,使学生有话敢说;激励评价,使学生有话善写。

 巴金先生在谈及自己文学创作时曾说:“50年来我在小说里写人,我总是按照我的观察、我的理解,按照我所熟悉的人,按照我亲眼看见的人写出来的。”这种对“我”的凸显,其实就是个体独特体验的深刻表现。通过“我眼看世界,我手写我心”,文章才有真情实感,才有个性,才更有说服力和感染力。因为不同于前人赞赏山岭的体验,大诗人李白才有了“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鲜活的诗句;因为对单调生活的细致观察和独特感悟,鲁迅先生给我们留下了充满童年情趣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西哲笛卡儿有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  

当学生通过文字而真诚地歌哭,真诚地同情,真诚地关爱,真诚地愤怒的时候,也就是人文情怀、正义、良知等心理品质形成的时候。